第六章:美艳老师的生理课

  见到刘艳终于走出卧室,马军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脸惶恐的解释道:

  「刘老师,我真的不是想偷看你,我是看时间太晚了,想和您说一声,没想到您门没插,我还以为您已经换好衣服了。」

  忽然脑中浮现出刚才刘艳噘着雪白大屁股的淫荡情景,顿时说不下去了。

  刘艳一下子愣住了,抬头看了看时间,忽然发现也许是自己真的误会了马军,是自己主动邀请马军回家休息,也是自己大意没有插门,更是自己在镜子前检查乳房忘了时间,如果真要追究责任的话,那自己才应该负最大责任,如果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别人,恐怕所有人都会认为是自己在故意勾引马军。

  想到这里,刘艳的气顿时全消了,再看到马军一副惶恐不安的模样,更觉得自己刚才的态度有些恶劣,心里一阵内疚,柔声说道:「好了马军,老师刚才态度不好,你别在意,这事不怪你,是老师不对。」「李老师,您要和我谈什么?」

  听到刘艳的话,马军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刘艳误会自己偷窥她,虽然知道她报警只是吓唬自己,可无论她把这事告诉张丽或者告诉自己母亲,都会给自己带来很大麻烦,而且自己也会永远失去刘艳的信任。

  谈什么?刘艳犹豫了,本来她是想让马军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的,可最后发现犯错误的是自己,总不能自己一个老师向学生做检查吧,再说自己怎么说呢,就说自己疏忽大意,不该让马军看到自己的裸体吗。

  想到自己刚才刚把丝袜和内裤脱到脚边,身上可以说是一丝不挂,马军就闯了进来,自己的乳房屁股甚至蜜穴都被马军看了个光,刘艳心中就生出一丝兴奋,但却和平时在大街上被那些成年男人视奸的感觉完全不同。

  那些成年男人的目光完全是赤裸裸的,不加丝毫的掩饰,刘艳相信如果不是害怕法律的惩罚,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扒光自己的衣服,用他们的贪婪的大手蹂躏自己丰满的肉体,更会用那丑陋的东西狠狠插入到自己蜜穴之中,毫不在意自己的感受,哪怕这样的行为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耻辱和痛苦。

  可马军的目光却不一样,虽然他窥视自己赤裸肉体的目光同样炙热贪婪,但却混杂着爱慕和欣赏,甚至还有一丝敬畏,自己一声呵斥,马军便乖乖的退了出去,完全没有用暴力侵犯自己的意图,要知道以他的体型和力量,想要制服自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刘艳家又在胡同最里面,即便自己想喊救命也没有人能听到,马军完全可以肆无忌惮的侵犯自己之后从容离去,而自己为了名声肯定也只能忍气吞声,不会告诉任何人。

  如果换成任何一个其他男人,在那种情况下恐怕都会认为自己是在故意诱惑他,对自己来一个霸王硬上弓,最后再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而不会一脸惶恐的退出去,可见在马军心中根本没有那种强迫自己的想法,除非自己主动勾引他,否则他绝对不敢碰自己一下。

  马军的反应完全是青春期少年的正常反应,如果能够得到科学引导的话,也许能够帮助他顺利度过这个特殊的敏感期,可是无论是学校还是社会都不可能给他提供这种及时引导,只能任凭他自己本能去探索这些知识。

  刘艳想起那些混迹在超市人群中揩油的小混混,那些少年也曾经是纯洁少年,就是因为缺乏正确的引导,加上接触到了社会上的不良信息才会误入歧途,她可不愿意眼睁睁看着马军变成那样。

  也许今晚正好就是一个时机,刘艳心中一动,让马军在沙发上坐下,自己也坐在他旁边,微微一笑柔声说道:「马军,你不要紧张,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是你和老师之间的小秘密,好吗?」

  马军看着刘艳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心里突然彻底踏实下来,他相信刘艳不会骗他,更不会害他,这是一种直觉。

  刘艳看马军的情绪稳定了,才说道:「马军,老师也是从你们这个年龄过来的,你们经历过得一切老师也都经历过,所以我们是有共同语言的,如果你有什么学习上的问题可以和老师请教,而且如果你生活上或者说在其他方面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也可以请教老师,明白吗?」

  生活上的困惑?马军看着刘艳那明亮的眼睛,有点不太明白对方的意思,自己生活上没什么问题啊,虽然父亲去世后家里的确过得困难些,但母亲很能干,找了两份工作,马军自己也算是懂事,家里因此也还过得去。

  见马军一脸懵懂的看着自己,刘艳咬了咬牙索性直接了当的说道:「马军,你刚才看了老师的身体是不是会有冲动?」

  马军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刘艳会问这么敏感的问题,脸色一阵涨红赶紧摇头说道:「没有,刘老师,我对天发誓,我当时真的没有任何想法。」「好了,马军,你不用骗我了。」刘艳抿嘴一笑说道,「你现在的年龄正是青春期,身体在发育,对异性的身体感到好奇很正常,你要是没有冲动,那才是不正常呢,你说是吗?」

  见刘艳直接揭穿了自己的谎言,马军只好点点头,脸上火辣辣的,虽然他已经有了一定的性经验,但却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尤其是自己的老师讨论过这些事情,既感到新奇又有些不太适应,不知道刘艳为什么会突然和自己说这些。

  刘艳顿了顿继续说道:「既然这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你就没有必要去压抑它,更不能去回避它,而是要了解它,用正确的方式去面对,去解决。就像你刚才无意中看到老师的身体,老师也不会生气,你也不要有什么思想负担,懂吗?」马军这才知道刘艳是想开导自己,怕自己胡思乱想,心里有些感动又有些愧疚,自己接近刘艳完全是抱着十分阴暗的心理,而且刚才自己看到刘艳的裸体虽然是个意外,但自己的确对刘艳有龌蹉的想法,而不仅仅是少年的单纯性冲动,恐怕在刘艳眼里自己还是一个对性一知半解的纯情处男吧,却没想到自己已经可以让一个丰满熟妇在很短时间就达到高潮了。

  不过既然刘艳对自己有这样的想法,马军当然不会傻乎乎的拒绝,毕竟能和一个性感美艳的少妇在一起讨论生理课知识,那可是班里所有男生的幻想啊,却没想到让自己无意中给实现了。就连黄国新最大胆的梦想也不过是和李婷一起看三级片。

  「刘老师,既然您这么说了,我就实话和您说吧。」马军也渐渐对刘艳开放了自己的内心世界,「我刚才看到您的身体,的确是有冲动,想要抚摸你的奶子和屁股,还想……」

  听到马军大胆承认了对自己的念头,刘艳顿时脸色绯红,不过马军能够主动和自己说出这种秘密是好的反应,见到他有些吞吞吐吐,难以启齿,便鼓励他说道:「没关系,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尽管大胆的说,老师不会责怪你的。」「我想插老师的骚屄。」马军脱口而出,顿时觉得畅快无比,心想三中恐怕没有比自己更大胆的学生了吧,居然敢当着老师的面说这种粗话。

  刘艳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没有想到马军说的这么粗俗不堪,脸色滚烫无比,不敢去看马军,可知道现在自己不能回避,只能正面应对,皱了皱眉头说道:「马军,你是高中生,不能说这种脏话,你的意思是想和老师做爱吧。也就是性交或者交合。」

  马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说:「对不起刘老师,我们平时都这么说,一下子说顺口了,我的意思就是想和您做爱。」其实马军他们平时说的更加粗俗,似乎只有这么说才带劲,马军晚上有时候想着刘艳打飞机的时候也会不停说着刘艳,我要插烂你的骚屄之类的话,这样更容易让他兴奋,只是他没想到有一天会当着心仪老师的面说出来。

  「没关系,这只是说法的不同,不能代表什么。」刘艳心情也慢慢放松了,似乎最艰难的一步已经跨过去了,她现在已经能够坦然自若的和马军谈任何话题了。

  「马军,你知道什么是做爱吗?」刘艳问道,她想知道马军到底对性知识了解多少,也可以决定自己从何处开始引导。

  「知道一点。」马军点点头,即便没有和张丽的事情,他也从黄书和三级片上知道了大量关于做爱的内容,只是这些知识残缺不全,还有很多夸张和扭曲的地方。

  「那你说一说你知道的内容吧。」

  「做爱就是男人用阴茎插到女人的阴道里通过摩擦最后射精的过程,也就是性交,因为通常是两个彼此有好感的异性之间进行,因此被称为做爱,做爱的姿势很多,不过最常见的是正面和背面两种,而且在做爱之前,男人应当对女人进行爱抚,抚摸女人的性敏感部位,女人通常的性敏感部位是耳垂、脖子、腋下、乳头、阴唇以及脚趾头。这个被称为前戏,前戏的作用是烘托融洽的氛围,让女性的阴道能够分泌出润滑物质,避免在性交过程中出现的摩擦疼痛,事后男人也应当给予女人一定的爱抚。」

  「你知道的还真的挺多的。」

  刘艳露出震惊的表情,本来她还以为马军只知道一些简单的名次,可没想到马军居然能说出这么多内容,很多知识就算是自己丈夫都未必了解,而且刘艳丈夫在和她做爱之前从来都没有前戏,事后也都是呼呼大睡,从来不照顾她的情绪。

  「刘老师,这些都是生理卫生书上讲的。」

  马军倒是不觉得这有什么稀奇,当时有个男生搞到一本夫妻必读,他们可是当做小黄书传阅过,也算是间接的普及了性知识吧。

  「那你有了冲动了,会怎么解决呢?」

  刘艳又问道,其实如何对性冲动进行疏导才是最关键的问题,现在社会上出现很多色狼,性变态,色情狂其实都是性冲动没有得到及时疏导导致的。

  「打飞机啊。」马军老老实实的说道,不过这已经是他过去的解决方式了,现在他有了张丽,已经很少打飞机了。

  「哦,怎么个打法?」

  刘艳脱口而出,但马上就后悔了,自己这么说肯定会让马军误会的,其实她是真的有些好奇,毕竟她当年也是女生,而不是男生,虽然知道男生会自慰,但具体怎么操作她却一点都不清楚,这么问完全是一种对未知领域的渴望。

  马军也愣住了,没想到刘艳会这么问,本来有些不好意思,转眼一想刚才自己不小心偷看了刘艳的裸体,还看到了她私密的淫穴,现在刘艳要看自己的阴茎也很公平,便站起来把裤子脱到膝盖,用手握住有些疲软的阴茎开始上下撸动起来。

  刘艳刚想解释一下,结果马军已经掏出了阴茎给自己演示起来,她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看着一个男人在自己面前自慰,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学生,这已经突破了她的心理底线,更偏离了今天自己给马军引导的方向。

  其实她最正确的反应是马上制止马军的自慰行为,让对方离开自己家中,暂时中止今天的引导,避免发生不可控的事件,只是这样一来势必会极大的挫伤马军的积极性,让他对自己失去信赖,而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也都会前功尽弃。

  算了,谁让自己一时嘴快呢,刘艳无奈做出了妥协,可她却不知道心理底线一旦被突破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从此把两人的关系带向完全失控的方向,可以说正是因为刘艳今晚突然奇想的给马军上生理课,才会让自己最终陷入和马军的不伦之恋从而无法自拔。

  刘艳不敢直视马军那又粗又长的阴茎,虽然之前已经用身体感受过它的尺寸,可亲眼看到却又是另外一种心理上的震撼,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其他男人的阴茎,和丈夫那已经有些发黑的阴茎不同,马军的阴茎红中发黑,龟头很大,在马军的动作下马眼中流出了晶莹的前列腺液。

  刘艳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抵触,也许是知道马军不会伤害自己,她感觉不到这根阴茎的攻击性,因此可以坦然的观察,甚至有几分想要用手去触摸的想法,当然她也只是想想而已,不会付诸行动。

  能够对自己梦寐以求的美艳老师打飞机,马军也十分兴奋,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种机会,可撸了将近十分钟却还没射,主要是因为之前骑自行车带着刘艳去修鞋途中,马军已经射过一次,加上当着刘艳打飞机难免有些心理障碍,所以很难射出来。

  「你怎么这么长时间啊,这样会有问题的。」刘艳皱起眉头,她知道长时间勃起不射精对身体也很不好,容易得精液淤积症。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马军有些尴尬,想到刚才刘艳表现的一直都很宽容,忽然试探的说道,「要不刘老师你帮我弄一下吧,那样我会更兴奋一些。」「不行,绝对不行。」刘艳脸色微怒,马上摇头,义正言辞的说道,「马军,你不要太过分,我只是想帮你正确认识这个问题。你不要胡思乱想啊,你还是高一的学生,不要被社会上那些歪风邪气给沾染了,我听说张老师说你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抚养你,难道你就是用这些东西去回报她吗,要是她知道你变成这样一个满脑子黄色思想的流氓,她该有多心痛啊。」马军被刘艳说的羞愧万分,脸色通红,他这段时间一直沉浸在和张丽的肉欲交欢的享受中,尽管张丽一再告诫他不要耽误学习,可他的注意力却不可避免的下降了,上课时也在想着张丽那性感的雪白肉体,碰到语文课就更不用说了,张丽在上课时说什么他根本听不进去,眼睛一直都盯着张丽高耸的乳房和肥硕臀部,恨不得马上掏出阴茎捅入到这个丰满熟妇的娇嫩肉穴之中,加上他最近脑子又在一直想着如何接近刘艳,更是无暇顾及学业,如果这样下去,也许马军就会像刘艳说的那样变成一个满脑子都是肉欲的堕落少年。

  现在被刘艳当头棒喝,他才忽然醒悟过来,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能够和张丽做爱完全是一个偶然,而不是自己多么有魅力,再说张丽有自己的家庭,自己这样下去和她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只能断送了自己的学业,想到母亲每日在外面奔波的辛苦身影,马军眼圈一红,竟然留下了悔恨的泪水,硬邦邦的阴茎也软了下去,他站起身来对着刘艳深深鞠了一躬,一脸认真的说道:「刘老师,我知道自己错了,以后我会好好学习,不会再做任何不健康的事情了。」刘艳见到自己的话起了作用,顿时露出了一丝宽慰的笑容,伸手帮马军擦去眼角的泪水,柔声说道:「知错能改就是好学生,今晚的事情就到此为止,老师不会和任何人说起,答应老师,一定要做一个有原则有底线的人,那样才能对得起所有关心你的人。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家吧。」马军和刘艳告别,走出了胡同,想起自己晚上陪着刘艳回家时的满腔期待,和现在的心境完全是天壤之别,自己想要接近刘艳的目的虽然达到了,可结果却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不但没有和这个美艳老师更进一步,反而让刘艳给自己上了一堂生理课和思想品德课,语文老师果然就是语文老师,做思想工作的水平很高,哎,看来自己也只能回家洗洗睡了。

  马军垂头丧气的向外走去,忽然感觉不远处有黑影一闪,他抬头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以为自己眼花了,摇摇头,心想书上说纵欲过度会视力下降,自己最近频繁和张丽做爱,每天都十分兴奋,阴茎始终处于勃起状态,自己的体力也快透支了,刚才自己打飞机半天没射精,也许就是一种警告,看来自己真的要听刘艳的话,不能再放纵自己了,正好这几天张丽身体不方便,自己也该收收心,好好补一补拉下的课程。

  刘艳送走马军,总算是解决了马军的问题,她也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看时间快九点了准备洗个澡睡觉,正在冲淋浴忽然听到大门外有人敲门,心里疑惑这么晚了会是谁,难道是马军又回来了,刘艳连忙擦干身子裹了一件浴巾过去开门一看,结果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干瘦男子,留着小胡子,头发梳的油光发亮,一对三角眼睛四处乱瞄,手里拿着一个脏兮兮的啤酒瓶子,扑面而来一股酒气。

  刘艳顿时皱起眉头,心中一阵厌烦,这人叫黄鸿发,是隔壁的邻居,本来在农机局工作,后来被借调到县政协办公室,顿时觉得扬眉吐气,见人就说自己是国家干部,什么事都能办,但其实胆小如鼠,只会说大话。

  刘艳丈夫在家的时候,黄鸿发表现的特别老实,从不来隔壁串门,等刘艳丈夫一出差,他便顿时活跃起来,经常晚上借着酒劲过来找刘艳搭讪,不是家里没有盐就是没有酱油了,死活就不走,让刘艳不厌其烦,可因为是邻居又不好翻脸。

  看到来人不是马军,刘艳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失落,自从丈夫出差之后,她每天晚上都是一个人度过,丈夫老家是村里的,婆婆早就过世了,公公一个人在村里生活,偶尔才到县城来看他们,刘艳家在省里一个偏远山区,交通不便,和娘家来往也很少,所以平时生活很单调,晚上看看书就上床睡觉了,今晚刘艳主动邀请马军回家做客,更和他促膝长谈,忽然觉得晚上有个人陪着自己聊天的感觉很好,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十六岁的高中生,刘艳想着如果马军真的能痛改前非,不再想那些乌七八糟的念头,她倒是愿意经常邀请马军来家里聊天,毕竟一个人实在是太闷了。

  刘艳心里想着马军的事情,便想赶紧打发走黄鸿发,把厌恶藏在心底,淡淡的说道:「黄鸿发,这么晚了,有事吗?」

  黄鸿发看到刘艳头发湿漉漉的,身上裹着雪白的浴巾,那两个让自己惦记的丰满豪乳也露出了大半个,看的他一阵眼馋,恨不得伸手扯掉那碍眼的浴巾,好好揉搓一下眼前这性感少妇的大宝贝,可惜他却没这个胆量,就连过来搭讪也必须喝了酒才能鼓起勇气,狠狠的盯了几眼那高耸坚挺的雪白隆起,笑着说:「大妹子别这么客气,叫我黄哥就行,你嫂子上夜班,我煮了点速冻饺子,没醋了,找你借点。」说着晃了晃手里的啤酒瓶子。

  刘艳退后一步,伸手捂着胸前春光,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她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可黄鸿发的老婆的确在医院当护士,经常要值夜班,黄鸿发又从来不做饭,都是在外面买着吃,听起来倒是合情合理。

  「进来吧。」刘艳最后还是决定让黄鸿发进来,毕竟大家都是邻居,她和黄鸿发老婆关系还不错,不想太过生硬,想着让黄鸿发拿了东西就走,免得他又赖着不走。

  黄鸿发心中一喜,跟在刘艳身后往厨房走去,眼睛却盯着刘艳浴巾下裸露的雪白修长的大腿,还有在浴巾掩盖下浑圆丰满的翘臀,闻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沐浴露香气,顿时心头火热,下身开始硬了起来。

  刘艳走进厨房,指着架子上摆着的一瓶醋说道:「你都拿走吧,我反正也不用,回头让嫂子送回来就行。」

  「这怎么好意思啊。哈。」黄鸿发拿起醋瓶,却没有离开,而是东拉西扯和刘艳聊起天来。

  刘艳随口敷衍了几句,见他说的越来越不像话了,皱着眉头说道:「时间太晚了,我要准备休息了。改天再聊吧。」

  「哦,好的好的。」见刘艳下了逐客令,黄鸿发恋恋不舍的看了几眼对方那雪白丰满的娇躯,慢腾腾的往外面走去,希望刘艳能忽然开口挽留自己,自从和这个美艳少妇做了邻居,黄鸿发就魂不守舍起来,晚上和老婆恩爱时,也会幻想自己是在和刘艳做爱,有一次还差点喊出刘艳的名字。

  只是刘艳老公在的时候,他从不敢有什么实际行动,生怕给自己惹来麻烦,可刘艳老公从春节一走就是几个月没回来,刘艳每天晚上都是一个人独守空房,黄鸿发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在他看来这么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正是性生活需求旺盛的年纪,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刘艳绝对是一只已经饿得嗷嗷待哺的小母狼。

  黄鸿发对自己的条件很自信,自己外形不差,能说会道,而且又在政府机关工作,最重要就是自己住在隔壁,可以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自己稍微表露点关心之态,刘艳就会对自己投怀送抱,任凭自己玩弄她美艳火辣的肉体。

  可自己去了刘艳家好几次,刘艳对自己的态度却一直是不冷不热,从来没有一点勾引自己的举动,这让黄鸿发迷惑不解,难道刘艳暗中已经有了男人,可是自己却从来没见过有男人去过刘艳家,自己每次都是厚着脸皮找各种理由才能进到刘艳家中,可每次只能呆不到三分钟就会被刘艳毫不客气的赶出来。

  久而久之,黄鸿发也就有些死心了,也许刘艳真是个守身如玉的贞节烈妇吧,宁愿忍受寂寞和欲望的折磨,也不会背叛自己的丈夫,可今晚他却无意中看到刘艳竟然让一个男人送了回来,而且还把对方带回了家,虽然最后那个男人还是离开了,可是黄鸿发算了一下时间,对方在刘艳家里足足呆了一个小时之久。

  一个小时能干什么?黄鸿发和自己老婆过性生活最长时间也不过十五分钟,一个小时够那个家伙操刘艳四次了,想到那个可恶的男人刚才很可能就在刘艳的床上狠狠干着她丰满性感的迷人肉体,黄鸿发就有些坐不住了,对刘艳的那点心思又死灰复燃了。

  他不奢望能够独占刘艳这个妩媚性感的少妇,可别人既然先拔了头筹,自己也应该分一杯羹啊,总不能自己住的这么近,却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抢了自己嘴里的肥肉吧。那可是让自己垂涎了几个月的一块美肉。

  不过黄鸿发又觉得有些奇怪,如果换做是自己,有机会能和刘艳共度良宵,他绝对会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四次又算得了什么,只要给自己足够的休息时间,他可以操刘艳十次,二十次,哪怕一晚上不睡觉他也心甘情愿,对方怎么会这么快就离开刘艳家里呢,难道是他的表现不能让刘艳感到满意,被刘艳赶了出来。

  黄鸿发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想到刘艳此刻可能就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渴望得到男人的滋润,他就再也坐不住了,喝了一瓶啤酒,拎着瓶子就来到了刘艳家门口,想要撞撞大运,搞不好今晚就能一口吃下这个性感十足的娇媚人妻。

  当刘艳裹着浴巾开门后,黄鸿发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对方这分明是刚和男人做爱之后清洗身体,也许在刘艳那娇嫩湿滑的阴道中还残留着男人的精液,而她丰满的娇躯还没有得到足够的满足。

  可是刘艳对自己的态度却还是那么冷漠,并没有任何想要让自己留下的表示,难道自己真的不如刚才离开的那个男人吗,难道刘艳已经被那个家伙给征服了,心中已经容不下其他男人了。

  黄鸿发心中很不甘心,很想冲上去抱住刘艳,不顾一切的和这个娇艳人妻大干一场,让他知道自己作为男人的厉害,可惜他却没有这个胆量和魄力,在刘艳那冷若冰霜的目光下,他还是选择了退缩,乖乖的离开了。

  刘艳看到黄鸿发终于走了,松了口气,回到浴室简单洗了洗才回到卧室,换上睡衣躺在床上,她其实很清楚黄鸿发这么晚来家里的目的,但她却从心眼里鄙视这个男人,根本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正如黄鸿发所猜测的,刘艳和丈夫从春节之后分开,已经有三个多月了,为了节省路途费用,双方都没有互相探望,而是打电话交流,可冷冰冰的电话根本无法缓解她心中日渐满溢的幽怨,她虽然能够理解丈夫远赴他乡挣钱的想法,但又渴望过正常夫妻的生活,毕竟上一次她和丈夫做爱已经超过一百天了。

  刘艳也不知道自己这么长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更不知道未来的那无数个漫长夜晚该如何度过,只是她此刻却还没有想过要背叛丈夫,找一个男人来让自己满足,刘艳很清楚只要自己略微表示一下,就会有无数男人扑过来想要占有自己,可她却不想走出那一步,因此虽然黄鸿发屡次来暗示,她都不为所动。

  想到黄鸿发那假装国家干部的滑稽模样,和面对自己时想要又不敢冒险的萎缩,刘艳就是一阵轻蔑,就算自己真的要找男人,也绝对不会找黄鸿发,至少也要找一个能和自己聊得来的,比起身体上的渴望,她更在意心灵上的沟通。

  忽然刘艳想起了马军,那个身材高大但却热情善良的大男孩,有着高中男生所共有的异想天开和想入非非,但又保留着对老师的敬畏之心,想到马军那高大的身影在自己一声呵斥下仓皇退出自己卧室的样子,刘艳就感到一阵温馨,这是唯一能够让自己感到安心踏实的男人,可惜他只是一个学生,如果他再大一些的话……想到马军那根比丈夫还要粗长的阴茎,刘艳脸上忽然浮现出一层红晕,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饱满高耸的乳房,另外一只手却探入双腿之间,灵巧的手指插入到娇嫩的阴唇口中,慢慢揉动起来,一道热流缓缓的流过全身。

  「啊……马军……轻点……老师……受不了……了……」刘艳闭上眼睛,恍惚间被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紧紧抱住,而一根巨大的阴茎缓缓插入了自己的嫩穴口中,火热的龟头滑过娇嫩滑腻的阴道肉壁,直抵自己敏感湿热的花心,带给自己从未有过的舒爽,而那男人的面孔也第一次从丈夫的脸变成了一张帅气阳光的少年面孔。

  就这一次,刘艳在心里宽慰自己,即便是在虚幻的梦境,她也不愿意轻易背叛丈夫,可是丈夫太遥远了,而那个少年却是近在咫尺,这房间中似乎还残留着他淡淡的男人气息,让她的身体更容易兴奋。

  而在刘艳院子的墙头上,一个带着面具的瘦小身影正注视着卧室内即将达到高潮的饥渴人妻,嘴角露出一丝冰冷的笑意,他最喜欢这种寂寞难耐的风骚少妇,可惜要么很难遇到,要么不容易下手,他已经盯了这个美艳绝伦的人妻好几天了,正准备今天晚上下手,可惜……面具男子看了看隔壁院子中还在徘徊的黄鸿发,皱起了眉头,他在古县作案几十起,玩弄了无数少妇人妻,却依然逍遥法外,靠的就是从不冒险,哪怕有一丝被人发现的可能。

  停留片刻,面具男子从墙头消失,今晚的确不是一个好时机,就让这个绝美人妻再享受几天平静的生活吧,等自己再来的时候,等待对方必然是自己无情的征伐和蹂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