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破处--官道仕途1-22[全]

  狄力很烦,烦得要命。他在宿舍里来回的转悠,焦躁不安。

  交往了两年的女朋友,忽然没跟他打招呼就消失了,他到她宿舍里找她,她同宿舍的人告诉他,她已经辞职了,好象跟一个台湾人走了。

  狄力万念俱灰的回到自己的宿舍,躺在床上,想起自己和她的交往的一切。

  就在前两天,她还来到他的宿舍。两个人搂抱着躺在床上。交往了两年,他们亲吻拥抱,甚至他可以把手伸到她内衣里抚摩她的乳房,可只此而已,她从来不让他再进一步。她说那要等到结婚后才能。

  宿舍里没人,他们激情的亲吻拥抱,两个人的舌头互相缠绕着。

  在激情的冲动下,他开始脱她的衣服,他的手在颤抖,那衣服对他来说是那么的难脱,终于在颤抖中他脱下了她的上衣。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羞涩的闭上了眼,没有言语,双手抱在胸前,双腿盘跪着。

  狄力感觉到喉咙发干,心紧张的砰砰的直跳,一种强烈的冲动刺激着他。他去解她的乳罩,却怎么也解不开,他用力去扯,她的后背被扯疼了,就见她皱了皱眉,轻声说道:“疼,轻点。”

  他急切的说:“解开它,解开它,怎么是死的。”她低着头噗噗的笑了。她的手非常轻巧的伸到自己的背后,那件乳罩就无声的滑落在盘着的腿上。

  他第一次看到姑娘的乳房。他注视着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小小的,但很白,白得耀眼,一对同样小小的乳头,在他的抚摸下慢慢的翘了起来,就象小动物的眼睛在紧张的望着他。

  他心里有一股火在热情的燃烧着,体内的欲望澎湃着。他摸着她那结实的乳房,捏着那象枣核一样红红的乳头,一种幸福感从心底飘了起来。

  他慢慢的把她的乳头含进了嘴里,吸裹着。她低着头,把脸埋进了他的头发里,两手紧紧搂住了他光滑的背。那种由于身体在一起而产生的快感,让他们体会到在天堂的幸福。

  他感觉自己要爆炸了,鸡巴在变大,变粗,在裤头的压迫下有些疼痛。他站起来,把裤头脱了。失去了裤头束缚的鸡巴立时蹦了出来,鸡巴上充血的青筋弯弯曲曲,仔细看去有些轻微的跳动,龟头因充血变的紫红,还渗出了几滴清水。

  他握住她的手,把她的手放到他的鸡巴上,她象触电般的颤抖了一下,迟疑了一会,才用手握住了他的鸡巴。他禁不住轻声呻吟了一声。她的手在他的鸡巴上轻轻的滑动,她的手沁出了汗水,在滑动中响起了轻微的滋滋声。

  他抱起她,双手扶摸着她的大腿,她的皮肤是那么的光滑。他的手不自觉的来到她的内裤上,两手往下一拽。她的内裤就轻轻的落在脚踝上。她紧紧的并着双腿,一动也不敢动。他看见一小撮黑黑的阴毛覆在她洁白的小腹上。

  他兴奋的脑袋有些发昏,昏沉沉的令他简直抬不起头来。在性爱方面,他完全缺乏经验。

  他的鸡巴顶在她的小腹上,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进去,进到那个令我无比向往的地方。”

  他把她推倒在床上,急急的分开她的双腿,把鸡巴伸到了她的腿间。他不知道怎么进去,只是在外面胡乱的撞着,撞得他的鸡巴有些生疼。

  他求援的望着她,她看了他一眼,羞涩的闭上眼,伸手握住他的鸡巴,往自己的阴道送去。

  好紧,只进去了一个龟头,就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我要进去!”他心里嚷道,他鼓起力气,似乎要把全身的力量都用到鸡巴上了。滋的一声,他的鸡巴终于突破阻挡,深入到了她的身体内部。一种滚烫的感觉袭上他的心头,“好舒服啊!”

  “啊!”她似乎被弄疼了,轻声叫了声,同时一行眼泪流了出来,“我给你了,我把最宝贵的给你了,你知道吗?”

  他没有看到她流泪,他还沉浸在那温暖舒适的感觉里。

  他开始抽动自己的鸡巴,慢慢的一点点的抽动,似乎是在做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生怕出什么错。

  渐渐的他的抽动在加快,他的身体好象飞了起来,又好象不再是属于他的,他的好象只剩下一根鸡巴,只有那根鸡巴在动。

  他感到她的阴道也越来越滑,在抽动中没有什么阻碍。他越来越兴奋,鸡巴也越来越硬。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鸡巴不受控制的剧烈的抖动着,在抖动中,一股浓浓的精液喷进了她的阴道内。

  一时间,他感觉时间停止了,他的身体变得僵硬,呆楞楞的趴在她的身上,只是大口的喘着粗气。

  她爱怜的抚摸着他的脸,他的脸上全是汗水。她温柔的对他说:“我都给你了,我都给你了。”

  “是的,你都给我了,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我不会让你吃苦,不会让你受委屈,你就是我的一切。”他回答道。

  “我知道,你会的,你是个好人。”

  “你哭了,为什么?”

  “我高兴,真的,我高兴。”她流着泪说,“不要说话了,搂紧我,使劲的搂着我。”

  他们没再说话,他满足的搂着她,幸福的睡了过去。

  他在回想中清醒过来,“我多么傻,当时我就怎么没有想到呢。她不是高兴的哭。

  她是因为要离开我而流下的眼泪呀!”他流下了伤心和悔恨的泪水。

  一切都结束了,他的初恋,他的处男时代,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就象一个大肥皂泡,在阳光的照耀下,五彩斑斓,但刹那被一阵风吹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