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倾诉--官道仕途1-22[全]

倩玉的事没几天就基本在狄力的脑海里消失了,虽然他感到有点不舒服,但相比
他的仕途来说,这已算不得什么。他记得以前看过一本“肉蒲团”的书,里面好象有
句话是“淫人妻女者,妻女必被人淫”。想想自己也操过了孙佳慧,相比之下自己也
不算吃亏,还是自己的仕途要紧,只要吴书记还在台上,自己的道路就会一帆风顺的,
想来想去也就心平气和了。


  天气渐渐的凉爽了,闷热的夏天总算过去了。狄力不喜欢夏天,他觉得还是秋天
好。在秋天里他的心情总是很好的。


  梅丽又打来电话约他晚上吃饭。接到电话,狄力想起了上次扶贫款的事,事后他
暗自检讨自己:


  “我还是不成熟呀,上次要是没把吴书记抬出来,这事还不知怎么收拾呢。


  我不能再这样轻易的答应给人办事了。吴书记说得对,我毕竟是个科长,遇事不
能轻易表态,要多想想,想想利害关系与办成此事的难易程度。主要还是要看领导的
意图,不能越权处理,千万不能做让领导为难的事,领导就是领导,虽说吴书记是我
的靠山,但他毕竟不是我的主管领导,自己的升迁,离不开几位局长,万万不能在局
长的眼里落下仗势压人的印象。“


  狄力记住了吴书记给他说的每一句话,“不能以为有我,就把局长不放在眼里,
毕竟他们是你的顶头上司,县官不如现管。在你的升迁问题上,我不能过于关心,一
切还要靠你自己,千万不能得罪他们,否则对你的升迁不利。”


  在来酒店的路上,他决定不再轻易的答应帮梅丽,一定要圆滑的处理好这件事。


  来到海天酒店的包间,一进门他就呆住了。梅丽今天太漂亮了,一身黑色的紧身
衣裤裹的身体凹凸分明,外面罩着一件米黄色的羊绒外套,长发用一根艳丽的丝带盘
在头上,一双大眼睛含笑的望着他,平添了一种迷人的风韵。


  狄力握住梅丽柔弱无骨的玉手说道:“对不起呀,我来晚了,临来单位有点事耽
误了,还请梅小姐恕罪呀。”


  梅丽笑着对他说:“你要不来,我才真的生气呢,我还以为我这个小人物请不动
你的大驾呢。”


  狄力夸张的说道:“怎么会,你梅小姐请我,我敢不来?!我就是爬也要爬来。”


  说笑几句后,狄力松开了梅丽的双手,两人分别坐下后,狄力问:“梅小姐这次
请我,不知道有什么事,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给办!”


  梅丽看似生气的说:“哟,我请你就一定有事?没事我就不能请你?”


  狄力忙陪罪道:“能,能,梅小姐当然能请我,我说错话,认罚。”说完端起酒
杯干了。


  梅丽笑了:“行了,别耍贫嘴了,我给你说个事你答应吗?”


  狄力楞了一下,脑子急速的转了几圈心道还是有事,脸上却堆着笑说:“梅小姐
尽管说,我尽量办。”


  “别梅小姐长,梅小姐短的,显得生分,我说的事就是以后你不要梅小姐,梅小
姐的叫我了,我比你大几岁,你叫我梅姐吧。”


  狄力松口气,爽快的答应了:“行啊,我正好没姐姐,你当我姐姐我求之不得呀,
干脆,我也不叫你梅姐了,我直接叫你姐得了。”


  听着狄力的话,梅丽的眼角湿润了,“来,弟弟,喝酒。”


  不知不觉,两人喝了一瓶白酒,梅丽还要叫酒,狄力劝道:“姐,不要了,现在
这些正好,再喝就多了,咱姐弟俩以后有的是时间喝酒,我看可以了。”


  梅丽听了也就不再坚持。


  她没让狄力付帐,说这顿说好是她请,就是她请。


  出了酒店,狄力问她:“姐,你订了房间了吗?我送你回去。”


  “订了,我现在不想回去,你能陪我走走吗?”


  “行啊,正好这离星湖公园不远,咱们去那走走。”


  梅丽坐在草地上倚着狄力说:“知道我这次为什么请你吗?”


  狄力摇了摇头。


  “我就是想见你,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想见你,这种感觉非常强烈。我请了
假就来了。”梅丽轻声的说:“自从那次以后,我就一直忘不下你,我是不是很贱?”


  狄力搂住了她,“姐,别说这个,我没有觉得你贱,真的。”


  梅丽把头放在他的怀里说:“其实我不是个好女人,除了你,我还和我们局长睡
过。”


  狄力安慰着她:“我不在乎你的以前。”


  “我以前在学校教书,我老公也是老师,我本来以为我们会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
可生活给我的打击太大了。我老公是个老实人,老实得近乎愚,我们结婚好几年,一
直没房子,要了好几次,总是要不到,我叫他给校长送礼,他说什么也不干;还有涨
工资职称,反正好事总也轮不到我们头上,我几乎都要绝望了。


  我其实很爱虚荣的,也可以说有野心,我不甘心一辈子这样。“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那个局长,从他看我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他喜欢
我。我给了他这个机会,上了他的床。就这样,房子有了,工资涨了,职称也有了,
他还把我调到局里当了办公室主任。可是,我的婚姻也结束了。我把房子留给了他,
让他再找个好的,要不他可能永远也要不到房子。”


  狄力轻轻拍着她的头说:“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你还可以从头再来。”


  梅丽呜咽着说:“我还可以吗?晚了,失去的永远也回不来的。”


  狄力把她的头抬起来,吻着她说:“可以的,你可以的,你现在有了我这个弟弟
了,我可以帮你。”


  梅丽也激情的吻着他,“我想来市里,想离开他,他就是我的一个噩梦。”


  “我想办法帮你,我不会再让他碰你,你是我的。”狄力坚定的说。


  “姐,我们回去吧,我送你回去,时间不早了。”


  “我不想回旅馆,到你那可以吗?”梅丽哀求他。


  “那就去我家,走。”狄力拉起她。


  一进了狄力的家,梅丽就对他说:“今天我要好好的伺候你,你就是我的皇帝。”


  梅丽一边脱去了他的上衣,一边用嘴唇轻轻的咬着狄力的耳垂,“好痒呀,好姐
姐你饶了我吧。”狄力特别怕痒。


  “才不会呢,我要把你吃了,一点都不留。”梅丽调皮的说。虽然这么说,但她
还是离开了他的耳垂,来到了狄力的脖子,她一会舔弄,一会轻咬,弄得狄力心慌意
乱,就想把衣服全脱了。


  “不要,我来给你慢慢的脱。”梅丽制止了他。


  她的嘴咬住了狄力的乳头,狄力忍不住呻吟起来,梅丽向上调皮的看着他,眼里
似乎在说“舒服吗,我的好弟弟”。


  狄力感觉到梅丽的嘴唇是那么的温暖,一丝丝的热气喷在他的胸膛上。她的舌头
是那么的柔软,卷着他的乳头轻轻的吸裹着。“啊,她的的嘴又往下去了,哦……好
舒服呀!”狄力不想让这种感觉消失。


  梅丽用牙齿咬开了他的皮带,他的裤子无声无息的落在了脚上,她接着用牙齿拽
下了他的裤头。狄力的鸡巴立刻失去了束缚,骄傲的弹在了她的脸上。


  梅丽把他的鸡巴含进了嘴里,狄力忍不住打了个颤,两手摸上了梅丽的脸。


  梅丽深深的吞进狄力的鸡巴,虽然顶得她的喉咙有点难受,但她并没有吐出来。


  她的牙齿刮着狄力的鸡巴,狄力感觉并不是疼痛而是麻酥酥的。狄力实在忍不住
了,把她抱起来说:“我要你。现在就要你!”


  梅丽嘻嘻的笑着,飞快的把自己的衣服脱去,在屋子里转了个圈,问他:


  “我美吗?”


  狄力的双眼充满了血,他大口的喘着气,向梅丽扑去。


  梅丽躲开了他,向卧室跑去,狄力紧跟着她进了卧室。


  梅丽成人字型的躺在床上,乳头骄傲的竖立着,腹下的阴毛在灯光的照映下闪闪
的发着光,她的逼因为双腿的大分,而张开着,一缕淫水从里面流了出来。


  狄力扑上去,刚要把鸡巴插进去,却被梅丽翻到了上面,“记得吗,今天我要好
好的伺候你,我要把你吃了,你不要动,让我来吧。”梅丽握住他的鸡巴,自己的屁
股慢慢的下蹲,狄力的鸡巴一点一点的被吞了进去。


  梅丽左右摇动着,随着她的摇动,她的乳房也来回的抖动,狄力抬起头含住了她
的乳头。她里面的嫩肉一缩一缩的,仿佛无数张小嘴在轻咬着狄力的鸡巴,那种感觉
实在是太舒服了。狄力晕了,象在天上飞。


  梅丽的手还在他的阴部来回的滑动,不时的按按他的屁眼,狄力也就反射性地往
上一挺,鸡巴感觉顶到了一个软软的、滑滑的物体。


  “顶到底了,好爽呀,我好舒服。”梅丽呻吟着,屁股开始快速的蹲起着。


  狄力不想梅丽把手从他的屁眼里拿出,梅丽知道了他的意思,继续在狄力的屁眼
里一下一下的插动着。


  当听到梅丽失魂落魄地尖叫:“我来了,来了!”狄力再也忍耐不住,喷射起来。


  “舒服吗?”梅丽看着他说。


  “舒服。”狄力快乐的说道。


  “我以后会让你每次都这么舒服。”梅丽说道。


  梅丽沿着狄力那汗滋滋的身体,一路慢慢往下移动,最后含住那还沾满着两人爱
液的鸡巴,热情地舔舐起来,直到把上面的爱液舔得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