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献身--官道仕途1-22[全]

市委会议室里,吴立业皱着眉头,表情极其严肃,他狠狠的吸了几口烟后,抬头
看了看在座的几位常委说:“同志们,最近财政局发生的事,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呀,
党风廉政不能不抓呀,要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


  “这两件事的发生不是偶然的,而是某些同志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忘记了自己
是个共产党员、人民的公仆,一味的追求享受,导致思想堕落,生活糜烂,给我们党
造成了很坏的影响。李明扬这件事,我们不能草率处理,我准备召开一个扩大会议,
让市职机关和个直属局的一把手都到会,把这件事拿到会上去,让大家引以为戒。大
家看好不好。”


  吴立业说完后看了一眼市长郭永川。


  郭永川没有抬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茶杯,仿佛没有听见吴立业的话语。他知道,
吴立业肯定会借这个机会打击他的势力。他心中暗骂李明扬:“你这个王八蛋,你那
不好去,偏偏去白天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呀。”他没有接吴立业的话,就这么坐
着不说话。


  吴立业看到郭永川不说话,就把目光投向了纪委李书记,李书记看见吴书记的目
光,知道要他发言,他清了清嗓子说:“吴书记说的得,应该拿到会上说,现在有些
党员自律性太差了,是该敲敲警钟了,我同意吴书记的意见。”


  剩下的几个常委中,有的表示同意,有的默不做声。


  吴立业看着郭永川说:“永川同志,你的看法呢?”


  郭永川抬起头说:“这件事,是不是再慎重些,李明扬局长在白天鹅酒店的事,
毕竟不是嫖娼呀,怎么说也是他的个人隐私呀。不好拿到扩大会上说吧。你看呢,吴
书记?”


  吴立业说:“现在他的事不能简单的说是个人隐私了,他是一个共产党员,就要
按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晚报想必大家都看了,我就不再叙述了,这件事已经在全
市传扬开了,我们不能不重视这件事,要给老百姓一个说法。李局长和钱副局长不能
代表我们党,他们只是我们党内个别的堕落分子。我个人认为,还是要拿到扩大会上
去讲一下这件事。”


  “另外,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李明扬同志不能再担任局长这个职位了,为什么
两件事都出在财政局呢,我看关键是在李明扬这个一把手身上,上梁不正下梁歪,他
没带好头呀,我看财政局的班子该调整一下了。我们不能把这么重要的一个位子交到
一个丧失了党性、道德败坏的人手里。”


  看到吴书记的态度这么坚决,而郭永川也不说话,几位观望的常委也都表示同意。
郭永川知道大事已定,李明扬确实不能再待在这个位子上了,也就不再坚持,默认了
这个事实。


  李明扬的事一发生,李响就跟狄力说:“狄科长,你嫂子跟我说好几次了,说要
请你和弟妹到家坐坐,你看今天怎么样。”


  狄力笑着说:“客气啥呀,李哥,咱们也不是外人了,我看算了吧。”


  李响坚持说:“既然不是外人,我看你就不要推辞了,下了班叫上弟妹一块去。
你嫂子一直说要见见她。”


  狄力一看推辞不掉也就答应了。狄力跟倩玉打了个电话,说了下班后到李响家吃
饭。


  李响的老婆叫温玉枝,在市文化局上班,据说以前在一个什么歌舞团,颇有几分
姿色,说话声音很好听,走起路来两个屁股扭来扭去的,好象在走台步。李响有次开
玩笑说,他老婆走路最性感。


  李响的家,狄力没结婚以前来过很多次,和温玉枝比较熟。这次一进门,温玉枝
就笑着说:“狄科长,你可有日子没来我们家了,是不是当了官就把嫂子忘了。这是
弟妹吧,瞧,人长得多水灵,和你一比,我都成老太婆了。”温玉枝走过来拉住了倩
玉的手。


  倩玉似乎不习惯她的热情,笑了笑,没说话。李响说:“玉枝,别光顾说话了,
招呼客人坐下呀。”


  温玉枝说:“瞧我这脑子,光顾说了,都忘了给你们让座了,狄科长、倩玉妹子,
来来,坐下。”她把狄力和倩玉让到**上坐下,拿烟、砌茶,同时嘴里说个不停:
“我早就让他请你们俩来家里坐坐,狄力以前常来,倩玉妹子可是一次也没来过,他
到今天才把你们请来,真是的。”


  倩玉说:“嫂子,看你说的,我经常听狄力说起李哥和嫂子你,说你们以前很照
顾他,应该是我们早来看你的,就是太忙,一直没空。”


  温玉枝说:“不说这个了,我陪妹子说会话,李响你去厨房做菜吧。”


  狄力忙起身说:“嫂子,我们也不是外人,不要太麻烦了,随便吃点就好。


  我去给李哥帮个忙,打个下手。“


  “不用了,你坐吧,我一个人就行了,没几个菜,一会就得。再说,厨房太小了,
也转不开。”李响说完进了厨房。


  温玉枝跟倩玉说:“妹子,你们结婚也快一年了吧,打没打算什么时候要小孩呀?”


  倩玉脸红了一下说:“还没考虑这个问题,暂时还不想要。”


  温玉枝拍了拍手说:“这就对了,千万不能早要孩子。你看我,要不是因为有了
孩子,也不至于这么早就从歌舞团下来。趁着年轻,还是要干些事业呀。”


  狄力觉得温玉枝变了许多,以前没发觉她有这么唠叨,总觉得她很清高的样子,
跟他也不大爱说话。怎么这次来,才发觉温玉枝这么能拉。他在旁边听着温玉枝和倩
玉拉着家常,觉得有点闷,就站起来往厨房走去。进了厨房一看,里面的菜都已经弄
好,只等下锅炒了,他说道:“李哥,你闹这么多干嘛,又是螃蟹有是鱼的,太多了
吧,就4个人,吃不了不就浪费了吗。”


  李响说:“不多,再说有冰箱呀,不怕。你嫂子说,弟妹第一次来,不能怠慢了
她,这烟大,你还是到客厅里去吧。”


  狄力说:“我还是给你帮忙吧,倩玉和嫂子说话,我也插不上嘴,还是在这吧。”


  李响说:“那行,不过也没什么干的了,就是下锅炒了,你怕闷,那咱哥俩就聊
聊吧。这回李局长栽了,我看局长肯定当不成了。你看,咱们局谁最有希望当上局长。”


  狄力说:“如果不从外面调,我看张副局长最有希望了。”


  李响说:“是吗?上次李局长没提你当副局长,结果给杨青当了,我就不服气。
这回我觉得怎么着也得提升你了,论能力、文凭、年龄,你样样不差,轮也该轮到你
了。”


  狄力笑着说:“那是领导的事,光想没有用,领导点头才可以呀。”


  李响说:“这次,我看这个副局长你当定了,你和张副局长关系很好,他要是当
了局长,肯定推举你。”


  狄力笑了笑没说话。


  李响接着说:“你要是当了副局长,可别忘了我这个当哥哥的,到时候可要给哥
哥说句话。我在咱们科也好长时间了,是不是也该提提了。”


  狄力说:“行呀,我要是当了副局长一定忘不了你的。”


  李响感激的说:“我要是当上了科长,一辈子忘不了你给我的好处,以后有什么
事,你尽管吩咐,哥哥我决不说半个不字。”说着说着,菜好了,两个人端着菜走了
出来。


  温玉枝一见说:“你看你李响,怎么能让狄科长端菜呢。”


  狄力笑着说:“我就是举手之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说笑间,酒菜都上了桌,李响两口子端起酒杯开始敬狄力两个。这顿饭吃了两个
多小时,席间欢声笑语不断。


  狄力两人走了后,温玉枝躺在床上问李响:“你说,狄力这次能帮忙吗?”


  李响带着醉意说:“应该能吧,我和他关系一直很好。”


  温玉枝说:“现在光关系好有个屁用,不送、不请,官能落在你头上,再说了,
他能不能当上这个副局长?”


  “你们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你业知道倩玉的姑父是市委书记。有这么大的后
台,狄力的副局长还跑得了。上次是李局长硬卡着没让他上,现在李局长完蛋了,张
副局长要是当了局长,还不得感谢吴书记,狄力的副局长当定了。”


  “那你当科长,也是局长说了算,我们找狄力管用吗”


  “我说你怎么这么笨呢,狄力是吴书记的侄女婿,局长能不给他面子吗?”


  “那到也是,可你要当科长,咱们拿什么送礼呀,咱们可没什么积蓄呀。”


  李响听了这话,沉思起来。是呀,两个人都是普通公务员,只靠工资吃饭,根本
没什么积蓄,要是没有个3万5万的,计划科这个很有油水的科长肯定到不了自己手
里。想到这,他苦恼起来。


  温玉枝看他半天不说话,焦急的问他:“你到是说话呀,怎么哑巴了,拿个主意
呀。”


  李响半天才说话:“主意有一个,不知道你肯不肯。”


  “什么主意,我怎么能不肯呢,只要你能当上科长。”


  “主意就是你。”


  “我?”


  “对,就是你,只要你投入到他的怀抱,这个科长我才能当上。”


  温玉枝楞了半天,最后咬牙说:“行,我答应,只要你能当上科长。”


  李响见她答应了,把手伸到温玉枝的阴部说:“唉,这个宝地就要属于别人了,
真不甘心呀。”他轻轻的拍着温玉枝阴毛丛生的阴部。


  温玉枝笑了:“我看你天生就是个王八头,你要不愿意,我就不干了。”


  李响赔着笑说:“别别,我就是王八,为了这个科长,这个王八我认了。”


  说完手指插进了温玉枝的阴道。


  温玉枝和他说着这些话,没来由的心底升出一丝兴奋,狄力英俊的面孔浮现在她
的眼前。仿佛狄力正在用手抚摸自己的阴部,一股淫水流了出来,嘴里不住的呻吟着。


  李响看着她的媚态,心道,可惜了,这么好的一堆肉,就要送给别人吃了。


  温玉枝虽然30多了,但是乳房依然坚挺,身材因为早年练功的缘故,并没有走
型,小腹还是那么平坦,腰肢还是那么纤细。


  李响也顾不得什么前戏、亲吻了,挺着鸡巴用力的捅进温玉枝的逼里,使劲的抽
插着,仿佛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恨不得把她的逼操烂了。


  温玉枝禁不住的叫道:“哎哟,你轻点操,逼都让你操烂了。啊…轻点。”


  虽然这么说,可她的屁股却抬了起来,好方便他插得更深,两条腿也盘到他的腰
上,两手紧紧搂住了他的后背。


  李响没有理会她,继续使劲的操着,边操边说:“我就是要操烂你的逼,你个臭
婊子,我操死你。”大股的淫水被他的鸡巴带了出来,沾湿了她的阴毛,也沾湿了床
单。


  温玉枝闭上眼睛,心中想到是趴在她身上操她的是狄力,在她逼里进出的鸡巴是
狄力的鸡巴。此念一起,就觉得逼里更加骚痒,屁股也不停的迎合李响上下运动着,
嘴里不停的呻吟:“啊……好爽,你的鸡巴操的我好舒服呀。”


  李响开始越插越快,而且鸡巴变得越来越硬。温玉枝就觉得仿佛一条火棍在逼里
插着,滚烫滚烫的,简直就快要把自己融化了。她觉得自己好象在天空中漂浮,当男
人的鸡巴在她的里面颤抖的射出时,她也全身痉挛,双腿伸直,呼喊着来了高潮。


  当李响两口子做爱的时候,狄力和倩玉也在交谈着。倩玉说:“李响这次
请客,
是有目的的呀,他是看上了科长的座位呀。”


  狄力说:“我知道,你说怎么看。”


  “李响这人怎么样?”倩玉问他。


  “这个人还行,人比较厚道。”狄力说。


  “那就好,可不能养虎为患,这次我看你的副局长当定了,该有几个自己的亲信,
要是你觉得他不错,就帮帮他,他当了科长对你有好处的。”倩玉说。


  “我知道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了,不早了,睡觉吧。”狄力打了个哈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