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升官--官道仕途1-22[全]

  李响找到狄力说,要和他商量事,晚上到他家去。狄力知道他是为了科长的事,但是没办法拒绝。如果没有张姐给他送的钱,他肯定会答应帮他争取这个科长的位置。

  现在多了个张姐,自己收了她的钱,不能不帮她办这件事,他只好对不起李响了,他决定晚上和李响说说,自己可能帮不上他多大的忙,让他不要有太大的希望。

  狄力跟李响来到他家,温玉枝已经摆好饭桌,等着他的到来。吃过酒饭后,温玉枝就对狄力说:“狄科长,你和李响说话吧,我到卧室去,不打扰你们聊天了。”

  狄力说:“好,嫂子你去吧。”狄力和李响说了会话,正想把话说明,说自己恐怕办不到。没想到,电话响了。

  李响拿起电话,听了一会,放下电话,对狄力说:“狄科长,你在这坐会,我的小舅子找我有点事,我去去就回,玉枝,你出来一下,我要出去一下,你陪狄科长说会话。”

  温玉枝从屋里走出来说:“什么事呀?”

  李响说:“还不是你弟弟的事,狄科长你坐会儿,我马上回来。”

  狄力说:“李哥,你要是有事,那咱们改天再聊,我先回去了。”

  李响说:“不用,我马上就回来。我的事儿还没跟你说呢,让你嫂子陪你聊会儿。”

  说完出门走了。

  其实这都是温玉枝两口子安排好的,好方便温玉枝和狄力行事。

  狄力和温玉枝又聊了一会儿,见李响还没回来,起身说:“不早了,我看李哥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要不我先回去。”

  温玉枝说:“不晚,再等会,怎么你不愿意和嫂子聊天吗?”

  狄力忙说:“怎么会呢,那我就再等会。”

  狄力没有注意到,温玉枝已经坐到了他的身边。一阵风吹来,她乌黑亮丽的长发从狄力的脸上扫过,就象许多只温柔的小手抚摸他的脸。她的发梢带着沁人心醉的芳香,这股芳香和着她特有的体香,不断的侵入他的鼻孔,撩拨着他的神经,让他透不过气来。他想动而不敢动,感到了压抑自己的痛苦。但他还是默默的承受着这种痛苦,他清楚的记得她是自己朋友兼同事的老婆,而同事的老婆是碰不得的。

  温玉枝看出了他的窘态,噗嗤一笑,说:“狄科长,你先坐,我上一下卫生间。”

  说完站起身来,扭着屁股走进了卫生间。

  狄力看着她左右扭动的屁股,暗暗吞了几口口水,李响说的不错,他老婆走路真的很性感。这两个大屁股扭的他快要把持不住了,鸡巴已经挺了起来。他急忙喝了口茶,借以平息自己的欲火。

  卫生间的门开了,狄力抬头看去,立刻惊呆了。温玉枝一丝不挂的走出来,脸上红仆仆的,站在卫生间的门口。她的身体好的不得了,三围极其标准。那丛看起来乱丛丛的阴毛像是高低不平的雪山上生长的一丛植物,让人无可拒绝的想伸手摸一把。

  她那大大的乳房有些下垂,深紫色的乳头从乳房中悄悄的探出了一点头,就象一只刚出洞的兔子,露点头警惕的看着周围。

  狄力的鸡巴又很快的起了反应,他只好夹紧自己的双腿。他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出丑,虽然他不是什么柳下惠,能坐怀不乱,但是温玉枝毕竟是自己同事的老婆,他不能不有所顾忌。

  温玉枝微笑的走到他的身边,伸手抚摸着狄力的脸。狄力用颤抖的声音说:

  “嫂子,你……你这是干嘛呀?”

  温玉枝发出了她那好听的笑声:“狄力,你知道吗?我喜欢你,从见到你的那天起,我就喜欢你了。”

  狄力咬了自己的舌尖一下说:“不能这样呀,你可是李哥的老婆,我的嫂子呀。”

  温玉枝坐到他的腿上,搂住了他的脖子说:“今晚我是你的了,你李哥刚才是借故走的,你放心好了。”一缕幽香扑入他的鼻中,一条香舌不知不觉中进入到他的嘴里,象一条找到家的小蛇在他嘴里来回的游动。

  狄力再也坚持不住了,他似乎想要躲避,但双手却摸上温玉枝光滑细嫩的后背,然后沿着后背滑到了温玉枝硕大的屁股上,两手抓起一块肉。

  温玉枝鼻子里发出轻微的呻吟,她的双手不再搂着他的脖子,而是慌乱的解着他的衬衣。当他的上衣脱去,露出里面健康的肌肤的时候,温玉枝的嘴离开了他的嘴,吻到了他的肌肤上,一路来到他的胸膛,吻上他的乳头。温玉枝知道,男人的乳头也和女人一样,在外力的刺激下,一样会勃起。

  当温玉枝含住狄力的乳头时,他禁不住打了个寒战,这种享受他还是第一次尝到,平时都是他亲吻女人的肌肤,而从来没有女人主动的来亲吻他。他的鸡吧被温玉枝的屁股压得有些难受,他急于把鸡巴释放出来,他暗示温玉枝站起来,要把自己的裤子脱了。

  温玉枝明白了他的意思,制止了他自己动手,弯下腰去,亲手把他下身的衣服脱了去。当他的鸡巴刚一失去束缚,马上又进入到一个温暖的洞里,那是温玉枝的嘴。

  现在温玉枝跪在他的面前,双手捧着他的鸡巴,龟头已经被她的舌头卷了进去。

  看着温玉枝此刻象狗一样的跪在地上,卖力的亲着自己的鸡巴,狄力一下子感觉到了权力的无限好处。想到温玉枝过去的冷傲和高贵,至少当时他是这样认为的,他益发的感到畅快。他近乎变态的往里捅插着他的鸡巴,让他的鸡巴顶到了她的喉咙底部,弄的她几乎吐了出来。

  毕竟温玉枝是他同事的老婆,狄力不想过多的耽误时间,万一李响回来就麻烦了。

  他把鸡巴从温玉枝的嘴里拔出,让温玉枝弯着腰,手扶在**背上,鸡巴从她的后面插了进去。

  鸡巴一进去,温玉枝的声音就飘了出来:“大鸡巴,好大呀,真好呀,好粗的大鸡巴。大鸡巴老公你操的我好舒服呀。我的大鸡巴哥哥,你真会操呀。”

  狄力没想到温玉枝的叫床声也这么悦耳,仿佛还带着乐音,真不愧是以前唱歌的。

  但他无暇欣赏,只是希望快点结束,狄力快速的插着,他只想尽快的结束战斗,没多久,他就突突的射出了精液。

  温玉枝拿过一条毛巾,仔细的把他身上的汗水和淫水擦干净。看着狄力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温玉枝笑了,她说:“着什么急呀,你怕了,我都不怕,你害怕什么。

  实话给你说吧,李响今天不回来了,你在这睡都可以。”

  狄力叹了口气说:“对不起,冒犯了嫂子。”其实,他心里早骂上了温玉枝的祖宗十八代。事后,他总结经验,象她这样同事的老婆或是女同事,还是尽量不沾,干的时候提心吊胆,操这一次,要少活好几年呀!

  温玉枝看他穿好衣服就问他:“我不怪你,我自己愿意的,和你没关系,就是我们家李响的事拜托你了。”

  狄力只好点头答应了说:“我一定帮忙,嫂子你放心好了。我先走了。”说完,急忙离开了温玉枝的家。

  出了李响的家门,来到楼下,狄力这才长长出了口气,心情慢慢稳定下来。

  “操,这叫什么事,糊里糊涂不明不白的上了她的圈套,把她给操了。李响这个事该怎么办呢?不办,温玉枝肯定跟自己没完;办,张姐那2万也不是白拿的,惹闹了她,自己的官不但当不了了,说不定还要进监狱。我操,这叫什么事呀。”

  狄力带着苦恼回了家。

  没多久,张副局长就象大家以前猜想的一样,没遇到什么阻力,就当上了局长。

  张局长一上任,就开始象市委市政府推荐副局长的人选,他推荐的果然是狄力。

  在市委常委会上,郭永川提出:“狄力才当科长不久,马上提副局长是不是不合适呀。”

  张局长说:“推荐狄力同志是经过我们党委集体研究决定的,狄力同志工作扎实,作风正派,群众关系也很好。他是学财贸的本科生,专业对口。我个人认为,狄力同志能够胜任这个副局长。”

  吴立业说:“大家都谈谈,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我们不能埋没一个有用之才呀。”

  管党群的副书记看吴书记定了,就说:“听了张局长的介绍,我觉得狄力同志可以上。”

  组织部长也跟着说:“我同意。”其他几位常委也都表示同意。

  吴立业说:“那好,既然大家都表了态,也基本上都同意狄力同志担任副局长,那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了。”说完,他用胜利的眼光漂了郭永川一眼。郭永川大口大口的吸着烟,面无表情。

  一纸红头文件发到了财政局,狄力被任命为副局长。这时的狄力是既喜悦,又有烦恼,烦恼的是张姐和李响的事。为此,他来到了局长办公室。

  张局长看到狄力进来后,很高兴的说:“你来得正好,我正想和你商量一下计划科科长的人选,你是从计划科出来的,情况你最了解,你有什么想法?”

  狄力说:“我看李响同志不错,他当副科级很长时间了,很多具体的工作都是由他负责的,他当这个科长我觉得比较合适。”

  张局长说:“哦,是这样,那你看张玉凤同志怎么样。要是她当科长你怎么看?”

  狄力说:“张玉凤同志也不错,工作也很负责。不过计划科的工作量很大,她一个女同志我怕不能胜任。我看不如这样,我觉得不如把张玉凤同志提升为办公室副主任,那也是一个享受正科级待遇的位子。局长你看怎么样?”

  张局长说:“办公室副主任不是赵雅丽吗?张玉凤去了怎么安排?”

  狄力说:“张局长,自从上次那件事发生后。我听说赵雅丽在局里发了不少牢骚,说是有人故意整她和李局长。我看这人不能再让她担任副主任了,要不,会给我们新班子带来很坏的影响。”

  张局长说:“好,就这么办。一会到局党委会上我们讨论这件事,我估计能通过的。”

  李响如愿所偿的当上了科长,张玉凤也很开心,虽然没能当上计划科科长,但办公室副主任也不错了。朱副局长就要退休了,他的位子早晚要落到办公室主任唐天宝的头上。他走了,办公室主任就是她的了。众人都皆大欢喜,只有赵雅丽被调整到行政科任副科长,她也没有往日的傲气,乖乖的上任了。

  倩玉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看着正在脱衣服的狄力说:“怎么样,我的狄局长,局长的滋味好不好?”

  狄力脱光衣服,以一贯的姿势摔倒在床上说:“再有滋味,也不如在你上面的滋味好啊!”说着,手就开始攀上倩玉的乳房,嘴也向她的嘴进攻而去。

  倩玉挡住他的嘴说:“等一会,我给你说个事。”

  “什么事?”狄力停止了运动问道。

  “你现在是副局长了,有个事儿我要提醒你,你和别的女人有关系,我不反对,但是你要注意。你也知道,钱、李两人的事,他们都是栽到女人手里的。别怪我没提醒你,什么事都要适可而止。副局长谁都眼红,要是别有用心的人盯上你,到时候我怕你吃不了兜着走。”

  狄力一拍额头说:“是,是,夫人提醒的是,我一定紧记夫人的教诲,时刻保持警惕。”

  “少耍贫嘴,还有个事,你现在就算是正式步入仕途了,你要千万谨慎,万万不可大意。钱是尽量不能沾的,沾上了钱你就没好了。”

  听了倩玉的话,狄力疑惑的看着倩玉说道:“不要钱,我当官干什么?”

  倩玉说:“傻瓜,我知道当官是为了权为了钱,当官要真是为人民服务,那哪还有这么些人削尖脑袋挖空心思的往官道上奔呢!但是,你现在根基未稳,我怕你当了官就忘乎所以,来者不拒,谁的钱都要。到那时侯,不但钱捞不到,官也当不长呀。”

  狄

  力急忙点头说:“倩玉你说的对,接着说。”

  倩玉接着说到:“钱会有的,关键钱是怎么来。收人家的钱不是长久之计,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保不住什么时候出事,得不偿失。我看咱们要成立一个自己的公司。”

  狄力打断倩玉的话说:“成立公司,党政干部的家属不能经商,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听我说完,亲属是指配偶和子女,不包括别的亲属呀。我们的公司不由我们出面,公司最主要的是经理和会计。会计到不用发愁,我姐姐就是注册会计师。就是经理人选不好找,你家就你一个孩子,我除了姐姐没有别的人了。这两个位置最重要,必须是自己人。其实这事我想了好久了,就是没有经理的人选。

  好在现在不着急,你才是副处级,就算办了公司也并不顶事,赚不到钱,只有你的官位提升了,才有操作的可能。“

  狄力听了大喜到:“妙,真不知道你怎么想出来的。经理人选不着急,慢慢来,我看最好不用自己的亲属,只要会计是你姐姐,那这个公司就是咱们的。当然,这个经理必须也是我们信得过的,是咱们的自己人。”